以真情萃取,以文字陳年 

It was all very well to say “Drink me”, but the wise little Alice was not going to do that in a hurry.
──Alice in Wonderland

繫在酒瓶上的標籤寫著「喝我」,這當然沒什麼不好,但是聰明的小愛麗絲並不打算匆忙行事。
──愛麗絲夢遊仙境

浮沉於茫茫的葡萄酒海,許多享有盛譽的頂級酒莊,用歷史及智慧掛上了「喝我」的標籤,許多人第一(也是唯一的反應)就是喝喝喝,這當然沒什麼不好,不過劉永智花了五年寫成這本《頂級酒莊傳奇》,顯然他不打算匆忙行事。

如果只是喝喝喝,不講究年分,全書三十三家酒莊,頂多半年應該就可以喝完。但是許許多多的人事物,那些封存於軟木塞與酒瓶之間的枝理細節,作者以真情萃取,以文字陳年。對人,他寫樂華莊園(Domaine Leroy)的拉魯女士(Lalou)敏感果決,酒如其人;論事,回應漫畫《神之雫》有關艾曼紐爾.胡傑(Emmanuel Rouget)一節,釋疑補闕;寫物,作者細論波爾多五大酒莊發酵槽的材質及形狀,獨具觀點。以上種種,皆非普行之喝喝喝文化所能全面觀照。若視名酒為藝術品,《頂級酒莊傳奇》在知性與感性之間,繫上了成就品味的重要關鍵。

這樣一本葡萄酒著作,既非名酒點將錄,也非佳釀出草集。全書雖以酒莊專訪形式呈現,但文起筆落,卻是作者以心相許的葡萄酒世界:憂艾瑞克.盧梭(Eric Rousseau)後繼無人,喜尚.尼可拉.梅歐(Jean-Nicolas Méo)不輸前輩。有別於名士睨視眾生的筆調,作者發抒己見的所飲所思,更讓《頂級酒莊傳奇》展現閱讀的情感空間。試想旅途秋夜,若非寄情酒食,何來傳神一段「在淡季的托斯卡尼深秋,我的飯友是狐,不是人。」

情感之外,本書析事論理之處,揮灑自如,此乃《頂級酒莊傳奇》陳年實力之展現,有心者可細察各段落及註釋:像是談貴腐葡萄的幻化之奇,「利帕索」(Ripasso)釀酒法的變革及復興,甚至Bonny Doon Vineyard所用「高敏感度晶體成像」(Sensitive Crystallization)讀酒術;若篇幅較長如「自然動力法」,則另以專文處理。更可觀者在於:作者對藝文本有涉獵,信手拈來,以「偉大的心靈總是雌雄同體」寫Château Margaux;以「白酒如貓」比擬變化繁複、不迎人討喜的Coulée de Serrant。雖說足踏四國、行腳千里,書中也建議將Dal Forno以本地脆皮烤鴨相配。識酒者讀之不免會心一笑,坐看旅者悠遊名園之間。

嘗言「喝酒靠緣分」,若將飲酒套用在閱讀,道理其實似乎也有幾分相通。讀者與其忖度本書哪些酒莊應否出現,不如細品與作者結緣的「阿爾薩斯」和「教皇新堡」章節。現下台灣葡萄酒文化,知識無價、交易為先:觀乎葡萄酒商的數目,遠比相關著作還多;酒友花在一瓶酒的預算,更勝於全年買書的錢。若堅信百聞不如一喝,但百喝之後是否願意一聞呢?《頂級酒莊傳奇》羅列多款好酒,儘管那些繫在酒瓶上的標籤都寫著「喝我」,但作者並不打算匆忙行事,希望讀者也是。

「葡萄酒講談社」屈享平/HP
http://wineschool.com.tw

創作者介紹

頂級酒莊傳奇 品酒筆記‧ Legends of Grand Domains

Jason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